佛教艺术

当头棒喝的临济宗 黄檗禅师像

 
    黄檗,法讳希运,福建闽县人。小时候在江西高安鹫峰山(后改黄檗山)出家。出家不久,先后来到浙江天台山和上都(陕西西安)寻访名师,后经一老妇指点,重回江西拜谒禅宗六祖慧能的二代传人马祖道一,当时,马祖已经圆寂,于是就从师马祖的弟子百丈怀海,尽得禅宗“大机大用”、“即心即佛”的佛法精髓。
 
    这个黄檗,是个很有意思的人。《祖堂集》说他相貌古怪,身长七尺,额间隆起一个大肉球,象缀了一颗硕大的佛珠一样,并且脾气很坏,喜欢打人。
 
    唐宣宗李忱没做皇帝之前,曾与黄檗共同在浙江杭州盐官(就是现在的海宁县)海昌院一起修行。李忱看到黄檗拜佛和其它人有点不同,就问:“不向佛求,不向法求,不向僧求,你礼拜祈求什么呢?”希运说:“不向佛求,不向法求,不向僧求,就是常拜拜而已。”李忱又问:“没有目的,那有什么拜头”?黄檗见他有点执着,“啪”地伸手就是一巴掌。李忱说:“你这个人真是太粗鲁了。”
 
    黄檗说:“这是什么地方,说粗说细?”又打了李忱两下。后来,黄檗圆寂,李忱已经贵为皇帝,想起这件往事,就敕他谥号“粗行禅师”。因为当时的宰相裴休和黄檗关系不错,曾执过弟子礼,就对宣宗李忱说,黄檗打你三巴掌,实际上是帮你断了“无法、无往、无来”这前、今、后三际呢!宣宗一听有理,便改谥号为“断际禅师”。其实,黄檗打李忱或许跟脾气坏有关系,但也说不上是真打。
 
    用现在的话说,这“打人”实际上是一种独特的教学方法,和禅宗慧能所创的“顿悟”、马祖的“大机大用”等修行方法是一脉相承的。黄檗在宁国凤形山说法时有一句著名的谒语:“尘劳迥脱事非常,紧把绳头做一场。不是一番寒彻骨,争得梅花扑鼻香?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后来,佛教界对这种教学方法进行了总结推广,并且起了一个专门的术语,叫做“当头棒喝”。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沪ICP备11045921号 Copyright ©2017 燕岩六祖古寺 www.liuzugusi.com
地址: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陂头镇燕岩六祖古寺 客堂电话:0762-4950600
(技术支持:菩萨在线)
上海森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